书法的“险绝”是怎样体现的?看懂这三个方面,方能体会书法之美

求职攻略 阅读(1953)

  文/白 三余书社原创文章,未经允许,请勿转载

  前面我们谈到了书法中若干的笔法问题,笔法的问题很复杂。由于社会环境和文化环境的变化,形成了许多不同的笔法体系。主要是以晋人为主的绞转多、提按少的笔法和以唐人为主的提按多、绞转少的笔法,关于这一点,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详细论述过,这里就不赘述了。

  今天,我们谈一谈书法的中的结构问题。赵孟在《兰亭十三跋》中道:

  书法以用笔为上,结字亦须用功!

  书法之道,一是用笔,二是结构,两者不可偏废。关于结构的问题,孙过庭在《书谱》当中有过关于结构的详细论述:

  至如初学分布,但求平正;既知平正,务追险绝;既能险绝,复归平正。

  孙过庭说明了学书法必须追求险绝之势,那么什么是书法的“险绝”之美呢?欧阳询的字极尽险绝之态,是书法中险绝的代表!我们就以欧阳询的字为例,谈一谈书法中的险绝。

  书法的险绝之势,一般呈现为下面的三个方面:

  一、用笔之险

  欧阳询用笔之险随处可见,几乎在每一个字当中都能见到。这种笔画的险绝在于用笔之巧,变化之巧,方位之巧。

  我们看下面的例字:

  3156234-7f407cd61f4f0a8a

  我们看这个“光”字,上面可以看做三个点,每个点各有不同,左边第一个点,我们单独看有将倒之势,但是左边的点有一个右上方的出钩,与右上方的点构成一种粘合之势,如此便形成一个整体。我们再看其中的一个“竖点”,如果没有下面的横画与之相接,这个竖点便不可能平稳,因为它上粗下细,立足不稳,很容易倾倒。

  所以这就是欧阳询用笔的险绝之处,单拿出一个笔画来看,多呈将倒之势,但是放在整体上看又能平稳如钟。

  我们再看最下边一个“竖弯钩”,再弯折的地方用笔很细,似乎有将断之态,但是欧阳询笔力雄健,中锋过弯,丝毫不见疲态,依旧提拔刚健,这就是欧阳询的功力所在。

  3156234-e7bfc538e05e7f6c

  我们再看这个“武”字,在这个字中,你找不到一笔是横平竖直的,所有的笔画都是歪歪斜斜的,单拿出任何一笔画,都是立得住,但是放在一起的时候,整体就能很平稳。

  我们左边的三个主横,其势态乃是往左下变化,整个字有往左倒之势,而右边的一个戈钩将整个字的势态往右拉平,加上最上方的一个小点起到平衡作用,整个字就显得很精巧。

  二、结构之险

  欧阳询的结构造字之险,是后世任何书家都难以企及的。

  书法理论家杨景在《二十四书品》中对书法之险绝论道:

  危崖驻马,拖矢惊鸿。

  这正是欧阳询书法的险绝表现。其结构的巧思,安排的精准,让后人赞叹不已。很多书家正是知道了欧阳询这种结构的奇崛,所以不敢轻易学“欧楷”。我们看下面的字例:

  3156234-5333873b4f851279

  这个“饮”字乍一看平平无奇,尤其是左边的“食”字,平稳且正,欧阳询的结构之险体现在右边这个“欠”字,就好像挂在左边的“食”上一样。“欠”字单独来看的话,两个“撇”用虚笔构成关系,一个“捺”用序笔挂在“撇”上,这种衔接方式险绝到极点,而右边的整体单独来看有将倒之势也是极其不稳。但是左右一结合,“欠”字的上“撇”拖住“食”的上部分,下“撇”与“食”字的下半部分构成关系,从而形成一个紧密的整体。

  这一个结构的特点,欧阳询在其“结字三十六法”当中,称之为“附丽”。我们再来看下面这个字:

  3156234-dea561ea1b3c3422

  这个“之”字笔画很少,但是其结构之险绝,也堪称完美。单看上面这个“点”,欧阳询称之为“高山之坠石”,没有任何笔画与之衔接,其将掉之势全靠下面一个“提”笔拖住,而下面一个“撇”画,书法专业称之为“掠笔”,讲上面的三个笔画拖住,这样整个字左边的笔画较多,势态向左,欧阳询巧妙的讲捺笔加粗,将势态右放,从而实现了整个字的和谐平正。

  其结构之险,于此处,可见一斑!

  三、重心之险

  书法一般只有用笔与结构之险,很多人认识不到重心的所在,其实每一个字都是有其重心的,当你能找到一个字的重心的时候,那么你对书法结构的理解,就能更上一层楼了。

  我们看下面字例:

  3156234-6aa4ec6450053f85

  我们看这个“尧”字,上面的每一个笔画皆是往左下倾倒的一个态势,整个字的重心全部压在了字的左下方,而欧阳询非常巧妙的采用了一个倾斜的“竖弯钩”将整个字的势态先右上托起,并加粗用笔,使重心右移,从而使整个字达到一个平稳的状态。从“险绝”到凭证,欧阳询只用了一个笔画,一个健硕的竖弯钩。

  后世很多书家再写的时候,将这个字写的很平整,并没有这种重心来回移动的变化,从而就缺少到了书法的内涵和韵味。

  我们再看这个字:

  3156234-ac22f837ba2bb3e2

  这个“暑”字写的比较大胆,上面的“日”与“土”字整体是一个左下倾倒的势态,重心在左下,而欧阳询为了平衡这一个左移的重心,用一个有力的,穿过上半部分,并将其成功托住,而此时欧阳询为了平衡一个整体的重心,将一个不大不小的“日”字底粘合在了长撇之上,一是平衡了整个字的重心,而是打破了一个长撇长掠的势态。

  类似于这种重心偏移的精巧安排,在欧阳询的字中随处能体现,我们将欧阳询的《九成宫醴泉铭》拿出,每一个字都极尽变化巧思之能事,堪称千古不易之极则。我们常说欧楷难学,难在哪里?正是难在这种笔法的险绝、结构的险绝、重心的险绝。临摹尚且不易,更何况创造呢?

  欧阳询这种险绝的变化,其最终目的是使整个字平正,通过这种用笔的变化,结构的变化等方面来体现书法的险绝之美。欧阳询这种险绝之势,是来自于王羲之,单在险绝这一个层面,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。

与结构的搭配构成的险绝之美,由笔墨的缓急以及墨色的变化所呈现的韵律之美,由用笔的开张和结构的大胆所表露的情绪之美等等,皆是书法之美的表现,而其中最为直观的便是险绝之美,领会以上我们所说的三个方面,便能体会书法的险绝之美。

  文/安伟波,号白,三余书社签约书法家

达到当天最大量